Ankhza' Eneh

The Lovers(2)



warning: 包含部分超蝙。可能写得有点OOC了,见谅。短更一发,为我女神和呼呼刷发热度。
























































1、
















运气如今站在史蒂夫这边:彼时正在“孤独堡垒”的克拉克和布鲁斯推开门,惊然发现雪地上躺着一个男人。他已经失去知觉,就快陷进厚厚的雪层。他穿着厚厚的棉质军大衣,眼尖的布鲁斯一眼就看出它不属于这个时代。那是件一战时的德国军服,布鲁斯想不出有任何剧组能来北极深处拍戏。克拉克坚持要把神秘的不速之客抬进屋,再这样下去眼前的男子会被冻死。克拉克最讨厌目睹无辜者死去而他无能为力,他始终记得养父乔纳森刚死去时,克拉克·肯特——而非超人——既自责又哀怒的感受。
















至于布鲁斯,在他将男人翻过身的那刻,即便对方的脸被冰渣子覆盖得眉目难辨,布鲁斯也惊得立刻猛吸一口气。他在某张照片上见过这名“陌生人”,正是那张照片使布鲁斯和戴安娜相识,然后发展到一起拎着“汉堡王+温迪快餐+五小伙汉堡etc.”的超豪华套餐(连同阿尔弗雷德特制小甜饼礼盒,以及戴安娜坚持在半路买的香草味冰淇淋蛋糕),诚意满满地去拜访巴里·艾伦这种关系。
















好吧说了一长串是为证明:蝙蝠侠觉得他与神奇女侠的战友情谊坚不可摧。所以即便布鲁斯依然怀疑这是否是恶棍们的又一次阴谋,在找出证明身份的狗牌之后,他果断抱起史蒂夫的头。接着,布鲁斯使眼色——严格地讲,“飞去一记眼刀”——指挥克拉克去抬史蒂夫的脚。
















进入堡垒之后,布鲁斯迅速打开设备,反复确认那枚狗牌不系伪造。而照顾被冻伤男子的工作,自然而然落在了克拉克身上。超人有些委屈,他甚至使用上大学那阵子,在新闻/交流/传播学专业学习的“与人沟通技巧”,委婉含蓄地暗示布鲁斯:我是个大男人,我还是漫天乱飞的伟岸超人,你让我去做医院陪护的活儿,实在有些尴尬。
















 








“不不不,布鲁斯,我绝没有自傲的意思!只是,你瞧,我要把他脱光了换衣服,这不太尊重他的隐私……”
















“但是他的内衣也被雪水浸湿了,赶紧!”
















然后,顶着低气压的蝙蝠侠先生,用眼神很明确地告诉超人阁下:让蝙蝠侠去做照顾迷路小红帽的保姆?那更奇怪。
















克拉克转念一想,如果是由布鲁斯去“拆卸”男子的衣物——“好吧,我自己来”,堪萨斯小伙儿暗想。
















 








不过,这些统统不是要紧事。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男子汉,有句话叫“急事从宽”。蝙蝠侠与超人再次体现了拍档间的好默契,他们闭口不提救治崔佛的全经过,鉴于他们不得不把史蒂夫看了个遍——当然,当然,史蒂夫“那个”的尺寸不属于正联这两位领袖的机密。关于它的具体情况,那得询问几年后的戴安娜·普林斯。
















 
















 
















2、
















而此时戴安娜还在思忖宙斯的“礼物”究竟是什么,她觉得多半是个玩笑。希波吕忒和宙斯共同朝她开了个玩笑——“被泥土塑造的孩子”。最愚蠢的是她居然相信了这一幼稚谎言,时长差不多四五千年。
















所以当戴安娜再次看见史蒂夫,活生生的史蒂夫·崔佛,出现在她眼前,戴安娜的第一反应是“呼——”地一声甩出真言绳索,将这个冒充史蒂夫的家伙死死捆住。然后她听见的却是金发男子像百年前在天堂岛上那样,脸涨得通红,并且还像倒豆子一样不喘气地剖白:
















“我是史蒂夫·崔佛隶属美国远征军来到英国情报局在天堂岛遇见戴安娜她救了我接着我们一起从伦敦到比利时前线干掉鲁登道夫和丸博士为了避免毒气扩散我冲上飞机开了一枪……谢天谢地死前我说出来了我爱戴安娜!”
















语毕他终于能口干舌燥地伸舌头,然而几乎同一时刻戴安娜扑了上去,对着史蒂夫连吻带抱。最近一个很火的英国博主,他那“亲密友人”失踪了三年才突然出现,这件事放在戴安娜身上,则是一百年。时间是相对的,也许史蒂夫就像做了个梦就醒来,但戴安娜却在梦里独自走了很长时间。偏偏这场单人旅行似乎永无尽头,这么多年来她压根不相信史蒂夫能幸存。就像安提俄佩,黑红血液从她小腹流出,死亡不可避免。这就是凡人之躯,哪怕强大的亚马逊战士也是如此。
























在久别重逢的两人连比带画地互诉衷肠时,布鲁斯确定自己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声明,不易察觉的微笑”)。第一次遇见戴安娜,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聪明、危险、致命;第二次,更深入地接触后,他明白她会是个不可多得的战友——悲悯,公正,冷静,强大。
















但不管是怎样的戴安娜,她的眼角都延展着老练与成熟。放在普通女人身上,那会是中年时细密的鱼尾纹,证明生活如何残酷地打磨了她们。戴安娜没有鱼尾纹,她永远美丽年轻,但她给你饱经沧桑的感觉。她将自己极好地包裹起来,只叫人看见她的可靠和坚强。布鲁斯是她的同僚、朋友,而不是伴侣,他们彼此都尊重地划好了一道线。
















然而他始终记得,戴安娜在决定和他开始着手创立“正义联盟”时说的话:
















“布鲁斯,我相信爱。”
















他见识了足够多戴安娜对这个世界的爱,哪怕有时世界糟糕的部分,可能会让爱它的人丧失信心。如今他幸会戴安娜私人的“爱”。
























史蒂夫·崔佛上尉是个奇妙的人:在戴安娜奔向他的瞬间,神奇女侠又变回了戴安娜。她的心仿佛刚被不老泉沐浴,少女式的快活和轻松洋溢在她笑弯了的眉眼,她的皮肤也像是被镀上了爱琴海诸岛灿烂的阳光。那种阳光使沙滩雪白、海洋湛蓝,使五月的第一场雨后,山野和草地的气息刹那被释放出来,嗡嗡嗡地袭面而来。
















它是神留恋人间的原因,是人们甘愿像夏虫短暂的理由。
















 








在蝙蝠侠识破超人的真实身份之时,也就是小记者克拉克·肯特将我们的韦恩总裁,正式介绍给玛莎之日。
















奇妙的经历,布鲁斯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呼唤一次“玛莎”。作为肯特家仅余的男丁,克拉克被指挥去夯地了。出于礼节,客人韦恩先生主动提出陪伴玛莎散步。难为他了,毕竟那时他不是以“布鲁西宝贝”的状态出现,不久前的战斗使他依然处在亢奋又警惕的状态。
















这是他、克拉克和戴安娜日以继夜在做的事情,不计名誉和报仇,毫无止歇地战斗。如果我们能长期做某件事,一定是基于笃信的价值。                                                                
















“我不惧怕死亡,因为我和我的丈夫,乔纳森,曾经在这片大草地待过。我们相拥着看太阳落下山,春天地面开始冒出花骨朵……有一天我的儿子也会带着他喜欢的人,也许坐在我们惯用的位置,闻到同样甜美的香气。这使我满足,也让我活得比上帝计划的寿命要久,哪怕在我死后——”
















玛莎望向布鲁斯,而布鲁斯沉郁的思维,在那个瞬间似乎也重获平静。
















 








♫准备好高高的轮车,去河边洗衣服,你的心上人就要出现,美丽的新娘。♫
















 








老韦恩夫妇未遇害前,他们时常带着小布鲁斯去听歌剧。这句歌词出自一部不出名的意大利轻歌剧,很遗憾,它现在几乎不上演了。可是,即便许多年过去、许多事发生,新的韦恩老爷仍旧记得它。
























噢,爸爸妈妈,悦耳的音乐和可口的晚餐,多么美好的一天。
















噢,相爱的两人牵着手,仿佛生命的另一半被填满,多么美好的一天。
















 








他摘下一朵山茱萸花,也许忠实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会喜欢它,或许是罗宾——
















布鲁斯考虑了下措辞,好吧,他的“孩子们”。
















温情的举止不适合哥谭的暗夜骑士,今晚他也照旧需要夜巡。但不管怎样,难得基调明快的十小时黑天。
















“假死的朱丽叶吐出昏睡药,回到家中与罗密欧长相厮守。”








事后听闻此事的黛娜发挥了她优美的想象力。这个形容可不能说给史蒂夫·崔佛,橙色机密。
















 








































【注释】
















1、“准备好高高的轮车,去河边洗衣服,你的心上人就要出现,美丽的新娘。”
















没这出歌剧台词,我瞎编的。来源是荷马的《奥德赛》。
























2、“假死的朱丽叶吐出昏睡药,回到家中与罗密欧长相厮守。”
















朱丽叶在神父的帮助下,想到个绝妙主意,那就是借着假死与罗密欧私奔。然而,神父和她都忘记预先给罗密欧通报,结果恋人在悲痛之下自杀。清醒过来的朱丽叶看到的是这等惨状,于是生无可恋的她也真真去死了。
















虽然宙斯就好比那神父,想做好事却险些造成惊吓。幸好戴安娜有真言绳索辨真相,没有直接把这个疑似冒充史蒂夫的家伙,直接扔到大楼底下。
















毫无疑问,我们死而复生的史蒂夫是那个“朱丽叶”。分隔他和戴安娜的不是家族世仇而是战争。所幸亚马逊人的“罗密欧”非常坚强,她选择赴身去斩杀悲剧的根源,而不是成为悲剧的牺牲品。
















WW和Steve Trevor使我们充满希望。

















评论(1)

热度(16)